醉坠年华

对于亦舒

起初看不下去上世纪的人写的小说,虽被外人道为经典,但老人家的故事,总有种晦涩陈旧的调调。但偶尔感觉心已老,莫若死,便不如赖活着瞧瞧老人家的故事,便才觉得心中某时某刻某情某景恍如重现。
我的前半生虽被翻拍,但俨然没有突出文章中亦舒一贯的寂寞,活脱脱一部独立女性的生存教科书。亦舒爱写独立的女人,但独的女人,独自伫立的女人,女人,就注定和寂寞跳舞。
“你不会明白的。”
子君已经离婚,还有了一点事业,大家也还说她美丽,可以再爱一回,她却胆怯,滞步不前。女儿的男友,毛头小子真不理解,又问为何总说不明白,说穿了不就这么回事,怎么不能明白?
子君照样感慨:“你不会明白的。”
不明白什么?
对别人可以糊涂,却无法骗自己,世界上爱来爱去不过如此,寂寞却永不会变,稍微眨个眼睛,目光一扫,清风,明月,我,还是一场安静的独角戏。
“你不会明白的。”
就是两个世界,于是脆弱,哀痛一回之后,只相信自己,再想要求救,早已被溺死。
所以才会像个看客看一本书,写一个故事,林林总总伤心那么多,但因为隔着一层玻璃,到还不至于冷彻心扉。
我想我能理解一点的,不过是妥协般忘却一点自怜,再懂得一点自爱,维持一点自尊,会看上去好一点,一点点。
或者喝一杯清水的时候,也就勾勾嘴,明白了。
也就是一杯清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