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坠年华

2017年阳历12月31日一顿家常菜

2016年9月29日天昏地暗

照的太好看了,纪念❤️

圆周率100位

3.1415926535 8979323846 2643383279 5028841971 6939937510
5820974944 5923078164 0628620899 8628034825 3421170679
8214808651 3282306647 0938446095 5058223172 5359408128
4811174502 8410270193 8521105559 6446229489 5493038196
4428810975 6659334461 2847564823 3786783165 2712019091
4564856692 3460348610 4543266482 1339360726 0249141273
7245870066 0631558817 4881520920 9628292540 9171536436
7892590360 0113305305 4882046652 1384146951 9415116094
3305727036 5759591953 0921861173 8193261179 3105118548
0744623799 6274956735 1885752724 8912279381 8301194912
9833673362 4406566430 8602139494 6395224737 1907021798
6094370277 0539217176 2931767523 8467481846 7669405132
0005681271 4526356082 7785771342 7577896091 7363717872
1468440901 2249534301 4654958537 1050792279 6892589235
4201995611 2129021960 8640344181 5981362977 4771309960
5187072113 4999999837 2978049951 0597317328 1609631859
5024459455 3469083026 4252230825 3344685035 2619311881
7101000313 7838752886 5875332083 8142061717 7669147303
5982534904 2875546873 1159562863 8823537875 9375195778
1857780532 1712268066 1300192787 6611195909 2164201989

对于亦舒

起初看不下去上世纪的人写的小说,虽被外人道为经典,但老人家的故事,总有种晦涩陈旧的调调。但偶尔感觉心已老,莫若死,便不如赖活着瞧瞧老人家的故事,便才觉得心中某时某刻某情某景恍如重现。
我的前半生虽被翻拍,但俨然没有突出文章中亦舒一贯的寂寞,活脱脱一部独立女性的生存教科书。亦舒爱写独立的女人,但独的女人,独自伫立的女人,女人,就注定和寂寞跳舞。
“你不会明白的。”
子君已经离婚,还有了一点事业,大家也还说她美丽,可以再爱一回,她却胆怯,滞步不前。女儿的男友,毛头小子真不理解,又问为何总说不明白,说穿了不就这么回事,怎么不能明白?
子君照样感慨:“你不会明白的。”
不明白什么?
对别人可以糊涂,却无法骗自己,世界上爱来爱去不过如此,寂寞却永不会变,稍微眨个眼睛,目光一扫,清风,明月,我,还是一场安静的独角戏。
“你不会明白的。”
就是两个世界,于是脆弱,哀痛一回之后,只相信自己,再想要求救,早已被溺死。
所以才会像个看客看一本书,写一个故事,林林总总伤心那么多,但因为隔着一层玻璃,到还不至于冷彻心扉。
我想我能理解一点的,不过是妥协般忘却一点自怜,再懂得一点自爱,维持一点自尊,会看上去好一点,一点点。
或者喝一杯清水的时候,也就勾勾嘴,明白了。
也就是一杯清水。

诗的内容

若说诗,豪情壮志,伤春悲秋似乎已经被写完;人生理想,天下太平又似乎太过落俗;单纯的美过于浅薄,而复杂的美又易于腻味;丑陋中的美触目惊心,平凡中的美则不禁波澜,美中之美又过于遥远。
什么该写,该写什么?
这个问题,如果什么都不好写了,那就什么都可以写了。

月亮与六便士的结局

男主人公为什么要把最后的作品烧了呢?我想因为他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觉得所谓留下伟大的事业也没什么意思,所以烧了,是为了殉葬吧。
如果偶尔有抛弃世界的念头,那相应的也要有被世界抛弃的准备呀。
偶尔会有坏念头,大概是觉得自己丧尽天良时能够快乐,或者比平时更快乐。
但是有人会更加奇怪一点,就是有些东西比快乐重要,比幸福重要,比道德重要,所以不知不觉做的坏事也就不重要了。
对男主人公来说,可能就是将心中的美变成直观的美,让他得以窥见他灵魂中的呐喊,这就足够了,别人怎么样,后世如何可惜,才不关他的事呢。
在我看来,他不过是个聪明而忘记了自己的躯壳的人。不过比幸福重要的是什么呢?也许就是一种无法用符号表征的意义吧。毕竟人总是渴求更深一点的探寻,剖开了灵魂之后,又去翻搅灵魂中的虚空。